贵阳离婚律师网!本站推荐贵阳离婚律师律师!

律师总结:瞒报、脱管等抗拒疫情防控措施怎么处理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简称:NCP)疫情还在胶着阶段,阴霾尚未在禾城上空散去。医护人员的最美逆行时刻感动着我们,他们在前线与病毒搏斗,就是为了大家的平安。但是一些市民的不理智、不配合行为,特别是“瞒报、脱管”行为除了道德谴责,也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惩治妨害疫情防控犯罪意见》对上述行为的进行了界定和做出了相关规定,南湖区公益律师服务团试着为大家解读分析。

  01

  行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拒不执行人民政府紧急状态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情节严重的可处5~10日治安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以嘉兴市为例,嘉兴市冠状病毒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发布的各号“令”,即为嘉兴市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发布的命令、决定。如第3号“令”,命令辖区各地社区网络化排查全部人员信息,武汉来嘉人员逐一登记、每日随访,新排查出的武汉来嘉人员集中隔离观察等;第4号“令”,命令棋牌室、酒吧等人员密集场所全部关闭、加强对湖北来嘉人员的排查管控等;第5号“令”,命令对武汉及周边地区重点人员予以就地隔离管控、严禁两桌及以上的聚餐等活动。

  因此,瞒报、脱管、擅自聚会等均属于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的命令、决定的行为。服务团律师提醒,当前疫情防治形势严峻,私自违反疫情管控政策、尚未带来实际病毒传播风险的,可能面临治安拘留的惩罚。

  02

  刑事责任

  鉴于各地广泛出现以瞒报、擅自脱离等方式妨害疫情管控治理的行为,且此类行为带来巨大的病毒传播风险、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并为公私财产带来不可估量的潜在损失,对违法人员尤其是犯罪分子及时采取了隔离治疗、治安拘留或刑事拘留等措施。但由于各地追责尺度不一,罪名适用混乱,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惩治妨害疫情防控犯罪意见》以统一定性。

  《意见》中对当前涉及抗拒管控措施、带来新冠病毒扩散危险甚至实际传播的行为,以2种罪名予以论处:

  (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本罪的客观方面包括以传播传染病病原体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一般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到十年有期徒刑。

  《意见》指出,当前新冠疫情中出现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行为应当是身份犯,主体应当是确诊病人和疑似病人。同时《意见》以列举叙明的方式限定了上述二类人员此罪入罪情形,以增强本罪在当前的操作性:

  【行为犯】

  确诊病人:

  拒绝或者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

  【结果犯】

  疑似病人:

  拒绝或者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

  《意见》将本罪限制在发病病人内,排除了潜伏期人员涉及本罪的可能性,同时也排除了疑似病人未实际传播新冠病毒时构成此罪的可能性。对本罪入口的限缩,也体现了当前面对大量抗拒防疫措施的人员谨慎适用重刑罪名的谦抑原则。

  (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本罪的客观方面,当前语境下主要是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按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而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或实际传播的行为。《意见》将本罪作为兜底性规定,将当前疫情中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防治措施而引起新冠病毒传播危险或实际传播的行为纳入本罪处罚。

  将其他抗拒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危险的行为按本罪处罚的基础是:

  ① 2008年6月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49条:“单位或者个人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引起甲类或者按照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应当按照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追诉。”

  ②《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4条:“对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炭疽中的肺炭疽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其他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及时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实施。”

  按照两高两部《意见》的观点,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中的“传染病”将会作扩大解释,即甲类传染病及按甲类传染病防治的传染病。在《刑法》第330条中,本罪明确规定甲类传染病的范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及国务院有关规定确定,故本罪也属于行政犯。因此,将“按照甲类传染病防治的传染病”解释为本罪的“甲类传染病”不超过其可能涵义,属于适当的扩大解释。

  《意见》中对本罪的规定,充分体现了两高两部按甲类传染病的标准打击涉疫犯罪的决心。

  (三)妨害公务罪

  按《意见》规定,本罪对国家工作人员的解释采职能论,即只要是在执行防疫公务的,不论是公务员还是受委托的人员均视为本罪中的“国家工作人员”。以暴力、威胁等方式阻碍上述人员依法履行防疫措施的,均以妨害公务罪论处。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本罪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具有一定的并发牵连性,如果行为人的行为仅构成妨害公务罪但未带来新冠病毒传播危险的,仅以妨害公务罪论处;如果行为人既有妨害公务的犯罪行为,也有带来传播风险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的犯罪行为,但不曾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的(比如瞒报后一家小聚),宜牵连为一罪处理,择一重处断;如果行为人妨害公务并妨害传染病防治、又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的,宜视为两个独立行为进行数罪并罚,即妨害公务罪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或妨害公务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并罚。意即:以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的出入为独立行为的参考点,对罪数进行牵连与否的判断。

  综述,拒不执行疫情防控措施的行为,其本质是拒不执行政府机关在紧急状态下发布的命令、决定,情节轻微的将被处以警告或罚款,情节严重的将被治安拘留;若拒不执行防疫措施行为带来了新冠病毒传播的危险结果,则至少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若实施该行为且随意出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出入时已确诊的病人或造成实际传播的疑似病人将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

  另外,服务团律师提醒,拒不执行疫情防控措施的行为不论是否构成犯罪,均将留下前科劣迹。隐瞒病情的,还将影响到个人征信。

上一篇:律师分享:疫情防控下的劳动人事合规手册
下一篇:男子酒后帮人倒车意外轧死自己怎么办